src=http://hwswincom74.s132.pc51.com/mikron/201709121.jpgBG大游随着注册制改革不断深化,监管机构对保荐机构的专业能力和执业质量也有了更高要求。然而,仍有申报上市企业的招股书错漏百出,甚至篡改同行公司数据。

  6月29日,广东安达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达智能”)提交招股书,拟登陆科创板。该公司是一家主要从事流体控制设备、等离子设备、固化及组装设备等智能制造装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

  时代商学院查阅相关资料后发现,安达智能的招股书在不同程度上调高了8家同行可比公司的管理费用率,部分同行公司的研发费用率也与该公司年报数据不符。

  从经营层面上看,安达智能的业绩对苹果供应链存在较大依赖。2018—2020年,苹果公司直接采购和苹果公司指定EMS厂商采购的金额占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超51%,而今年3月欧菲光被踢出苹果供应链的阴影犹在,且安达智能自2016年以来未曾获得新的发明专利,其会否步欧菲光后尘被踢出苹果供应链?

  10月27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问题向安达智能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对方回复。

  安达智能的产品主要包括点胶机、涂覆机、等离子清洗机、固化炉和智能组装机等,其生产的智能制造装备主要运用于SMT电子装联、FATP后段组装和TP触摸屏生产三大生产工序的多个环节。

  2018—2020年,安达智能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4.48亿元、3.63亿元、5.0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31亿元、6283.67万元、1.33亿元,业绩整体呈上升趋势,但波动性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安达智能的招股书存在篡改同行数据的恶劣现象,信息披露涉嫌不真实。安达智能在招股书中披露了8家同行可比公司的管理费用率,但上述数据与这些公司招股书和年报披露的数据不符。

  时代商学院查阅上述8家企业年报及招股书发现,安达智能的招股书在不同程度上调高了同行的管理费用率。

  安达智能的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凯格精机的管理费用率分别为16.6%、14.04%、15.19%;而凯格精机的招股书却显示,同期其管理费用率(含股份支付)分别为10.37%、7.15%、7.17%,不含股份支付的管理费用率分别为6.17%、7.15%、6.89%。对比可见,无论是否扣除股份支付,安达智能招股书中披露的凯格精机管理费用率均远高于该公司披露的数据。

  同样,安达智能的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博众精工的管理费用率分别为18.75%、20.01%、21.08%;而博众精工招股书却显示,同期其管理费用率(未扣除股权激励成本)分别为7.32%、6.59%、8.62%,均未超过10%,远低于安达智能招股书披露的数据。

  事实上,经核对数据,安达智能的招股书所列8家可比同行的管理费用率均遭到篡改。根据同行可比公司自身财报数据计算,2018—2020年,这8家同行可比公司的管理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7.55%、7.59%、7.02%。若剔除股份支付费用,同行可比公司的管理费用率将进一步降低。

  而同期安达智能的管理费用率分别为9.25%、12.68%、7.94%,远高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

BG大游-但安达智能的重点技艺职员大批为大专学历森精机动力刀座(图1)

  此外,安达智能的招股书在研发费用率方面也有部分数据与同行公司披露的数据不符。

  据安达智能招股书,2020年,凯格精机的研发费用率为7.28%;而该公司的招股书显示,其2020年研发费用率为6.63%。

  很显然,安达智能的招股书未能遵循信息披露准确、真实、完整的原则,其招股书是否还存在其他虚假披露的信息?

  安达智能招股书错漏百出,究竟是故意篡改数据以粉饰财报,还是保荐代表人何璐、沈璐璐未勤勉尽责,导致执业质量较差?

  报告期内,安达智能的收入主要来自点胶机和涂覆机的销售,点胶机和涂覆机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2.81%、60.11%、60.61%。点胶机和涂覆机的主要配件产品为点胶阀和涂覆阀,是流体控制设备的关键核心零部件。此外,驱动器、光源等核心零部件外购的比例较高。

  在上市委对安达智能的首轮问询中,其产品技术问题被重点关注。上市委要求安达智能说明核心零部件的认定标准、外购数量及比例等问题。

  招股书显示,安达智能核心技术人员有刘飞、张攀武、夏旭敏、王震、周桃兴5人。其中,实控人刘飞于2003年3月至2008年3月曾担任东莞市横沥安达五金机械厂总经理,但刘飞的学历情况并未在招股书中披露,仅显示EMBA在读。

  而研发中心总监张攀武为大专学历,EMBA在读;应用研发副总监夏旭敏为大专学历;技术服务总监王震为大专在读;系统软件平台总研发经理周桃兴为本科学历,但周桃兴是2020年6月才加入安达智能。

  此外,安达智能学历为大专及以下的员工有714人,占比达80.4%,硕士及以上的员工仅15人,占比仅1.69%,产品技术研发实力存疑。

  招股书还显示,安达智能有80项专利技术,其中发明专利14项,而这14项发明专利多为2013年前取得,尤其是2016年后,安达智能并未再获取得新的发明专利。对此,其核心技术是否仍具备先进性?这成了市场关注的焦点之一。

BG大游-但安达智能的重点技艺职员大批为大专学历森精机动力刀座(图2)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安达智能对苹果公司的直接销售金额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4.5%、22.33%和19.42%,其中2018年度占比超过50%。

  除直接采购外,苹果公司还会指定其EMS厂商采购安达智能的产品以用于苹果产品的生产。报告期内,苹果公司直接采购和苹果公司指定EMS厂商采购的金额占安达智能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9.38%、51.44%和60.65%,均在50%以上。显然,安达智能对苹果产业链存在较大依赖。

  一般而言,产品销售量较大程度上依赖单个客户,会造成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差。如果主要客户流失或客户经营状况发生不利变动,削减采购订单,而企业在短期内又无法找到新客户进行替代,或导致其经营业绩出现大幅下滑。

  今年3月16日,欧菲光发布了《关于特定客户业务发生重大变化的公告》,该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境外特定客户的通知,特定客户计划终止与公司及其子公司的采购关系,后续公司将不再从特定客户取得现有业务订单。而这一境外特定客户即苹果公司,2019年,苹果公司给欧菲光带来的营业收入高达116.98亿元,占欧菲光当年总营收的比例为22.51%。2021年上半年,欧菲光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49.96%和93.25%。显然,被踢出苹果产业链给欧菲光带来了巨大打击。

  进入苹果供应链能为安达智能带来高额的营业收入,但同时也意味着其存在巨大的风险。对于消费电子供应商来说,由于同行竞争对手较多,产业链地位远不如下游的消费电子企业,若产品技术无法维持行业领先,则公司面临随时被替代的风险。

  从数据来看,安达智能对苹果产业链的依赖度远高于欧菲光,一旦其被苹果公司踢出供应链,将对公司的持续经营造成巨大打击。安达智能要保持在苹果供应链中的地位,最关键的是增强核心技术壁垒。而安达智能能否凭借技术先进性保证其不会被踢出苹果供应链,仍值得怀疑。

  注册制下,审核机构对拟IPO企业信息披露的要求愈发严格,但安达智能招股书频频出现低级错误,可见保荐机构中金公司的执业质量不高。

  一般而言,对于技术驱动型企业,研发团队水平高低会间接影响其未来发展。但安达智能的核心技术人员多数为大专学历,这是否说明其产品技术含量较低,对研发团队的要求不高?

  此外,对于安达智能而言,过度依赖苹果供应链的问题犹如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而安达智能在关键技术方面无法形成垄断地位,当其产品技术未能满足苹果公司的性能需求时,恐其会如同欧菲光一样被踢出苹果供应链。